illusion

就这样我生活了下来。

人可以常常从一些地方感到熟悉。比如昨天去万达,奇怪的熟悉感,仿佛出了门就又是熟悉的街道。所以当我出门看到青衣江时,恍惚了。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怅然若失。再比如看书时,看电影时,在这些东西中仿佛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角落。

总是很喜欢看人家白手起家的故事。这里的家是真实的家,一个房子以及柴米油盐。如鲁滨孙再如手中的梭罗。我嫉妒他们的胆魄和那双粗糙的手。只能贪婪的透过文字,吸吮别人的生活。

梭罗轻轻几语就将这世上文明社会中几乎所有人以前的,现在的,将来的活动判定为无意义的。想起年轻的教宗中说:“我们不爱女人是发现这世上有比性更高级的方式去调剂生活。性是推动这个世界的马达,不过是坏了的那些。”这也将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归结于一只烂了的苹果。